•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圈子信息
        圈子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38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为主席提名泽东,付学费让其继续上学,毛主席:八舅父对我有大恩
    2022-01-14 17:41:26 1200
  • 收藏
  • 管理

    点击上方 “珍贵罕见老照片”,即刻关注!觉得文章不错,文末右下角点个“在看”


    “东来紫气,润泽苍生”

    1893年12月26日,一声婴儿啼哭划破了韶山冲寂静的夜。

    按照老黄历计算,这一天是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这个婴儿是毛氏家族第二十世孙。自毛氏家族定居在韶山,已过了四百年时间。尽管如此,毛家在当地也只是一个小家族,谁也没有料想到,后来他会成为这片古老土地上最耀眼的太阳。

    出生时,这个婴儿的母亲文七妹已经生育过两个孩子,却都不幸夭折。这在缺乏必要医疗卫生条件的旧中国是很平常的事。但作为血浓于水的父母,自是十分痛心。

    文七妹

    因此对于这个得来不易的孩子,父母自是寄予厚望。他们希望孩子平安顺遂,该为他取个好名字了。该请谁呢?

    文七妹想到了自己的二哥文正莹。

    文正莹,字玉联,号玉钦,是文七妹的亲二哥,因在同族中行八,毛泽东应称他为八舅父。他是一位正直儒雅的乡中儒士,平日在自己家中开办了一个小私塾,以教书为生。

    这时的文正莹也正朝着文七妹家赶去。听闻文七妹刚刚诞下麟儿的喜讯后,他就急着往毛家赶。

    刚一进到毛家家门,喜上眉梢的孩子父亲毛顺生就提出要他为孩子提名。

    同样喜笑颜开的文正莹十分爽快就应下了。

    翻开《毛氏族谱》,首页书写着:“立显荣朝士,文方运济祥,祖恩贻泽远,世代永承昌,孝友传家本,忠良振国光,起元敦圣学,风雅列明章”,按照毛氏家族谱系,这一辈为“泽”字辈。

    凝神思考片刻后,文正莹提笔在纸上书写八个大字:“东来紫气,润泽苍生”

    “既然外甥是泽字辈,不如就叫做泽东?”

    一旁的孩子父亲毛顺生听闻后喜上眉梢,连连道:“好!这个名字好!”

    为了祈求这个孩子平安长大,孩子的父母按照乡里的习俗,将这个不满两岁的孩子送往湘乡县棠佳阁的外婆家寄养。此后,他就常常随着母亲往返这条山路,直到他离乡前最后一次求学。

    从韶山南岸上屋场毛家,翻越蝶舞蜂鸣,碧峰叠翠的滴水洞,到达湘乡县棠佳阁外婆家的这段路,被称为“毛泽东小道”,也叫“外婆路”。

    这条总里程共有8公里的崎岖山路,是毛主席人生之路的第一段路,也是他人生之中走的最多的一段路。就是这段路,带着他从蒙昧走向光明。

    主席的启蒙先生

    尽管毛家在当地并不算是个小家族,但毛泽东的父亲日日起早贪黑,却总也摆脱不了穷困。

    后来,城里熟人告诉毛顺生征兵的事,急于挣钱还债的毛顺生就动了当兵的念头。打点好家中事务,告别了父亲和妻儿,他独自离开了韶山冲。

    毛泽东的母亲在丈夫入伍后,就将儿子送到了文家。在这里,毛泽东进入了启蒙教育阶段。他的第一位老师,就是为自己提名的八舅父:文正莹。

    在外婆家,一干表兄弟姐妹都住在这里。一群孩子聚集在一起,自然是天天玩得很开,放牛、掏鸟窝、抓鱼、爬树,这些孩子淘气的事情都没少干。外婆看着这些淘气的孩子,心里开心,也不免有些担心。

    毛泽东的两个哥哥早殇,他长大不易,外婆便叮嘱年长几岁的文运昌多加照看毛泽东。

    文运昌是文正莹的儿子。为了方便照看毛泽东,他有时会把这个小表弟带到了父亲的私塾。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在外玩野了的孩子,一进到私塾竟然出奇地安静。

    文正莹看着安静的外甥,便对前来探望儿子的妹妹说道:“说不定你家三伢子是个读书种子呢!”

    看着捧着书本安安静静的小外甥,再加上妹妹的恳求,他破例开了“后门”,让这个未到学龄的孩子进了他的学堂,成了他所收年龄最小的小小“学生”。

    在他的悉心教导之下,毛泽东很早就学会了一些古诗,如曹植的《七步诗》、李白的《静夜思》等,还手把手教他学书法。并手抄蕴含文氏家戒和家训的《家范箴言》让他诵读,谆谆教诲他“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

    文正莹对毛泽东很是严厉。据毛泽东另一位表哥文南松所说,他的父亲对他这位小表弟寄予很高的厚望,望子成龙心太切,还时常教他一些超出范围的东西。如让他读《千字文》和《六言杂字》,还讲授过“夸着读书人光荣”《神童诗》。

    文正莹家中有个藏书室,里面不乏一些珍贵典籍,是文家世代收藏。毛泽东经常溜到里面翻阅,一看就是大半天。

    后来文正莹发现了小毛泽东这个举动。他随口抽查了一些《资治通鉴》的内容后,惊奇地发现他的这个小外甥还是个书痴,于是允许他在课堂上完后随时可以来看书,只要求要爱护图书。

    后来在毛泽东离开外婆家前,文正莹还送了他一本《康熙词典》。在毛泽东日后的求学生涯中,他还常为毛泽东借阅了许多书籍报刊,供他阅读。

    六年过去了,毛顺生带着一大笔积蓄退伍,回到了韶山冲。他修整了田舍和房屋,让家人过上了较为舒适的日子后,就出发来到棠佳阁将毛泽东接回。

    就要离开自己居住了六年的地方,毛泽东一时有些不舍。在这里,他不仅能和表兄弟们同玩同住,还接受了启蒙知识。重要的是,他在文正莹这里接受了耳濡目染的人生教育。

    文正莹是一位为人正直的儒士,平素最看不惯的便是那些仗势欺压穷苦百姓的人。有一位平素为富不仁的财主要将儿子送到文正莹的私塾,文正莹以面试不合格为由拒绝接受。

    这对小毛泽东起到了言传身教的作用,他以实际行动将文家家训告诫毛泽东:文化知识是帮人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的。这就是文正莹给毛泽东上的最后一堂启蒙课。

    毛泽东恭恭敬敬地拜别了先生,回到韶山冲自己家中。

    难以为继的学业

    离开棠佳阁后,文正莹帮自己的小外甥联系好了南岸私塾的邹春培先生。这位先生同样以严厉著称,甚至有时还会体罚学生。但邹先生也很喜欢聪慧的毛泽东,认为他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因此回到自己的家中,需要一边务农,一边上学的毛泽东生活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尽管退伍的父亲为家里带来了一大笔积蓄,一家人的生活也只是稍微比以前改善了一些。家中的具有劳力的成员就需要下田干活,此外还要帮母亲减轻负担。

    这时的毛泽东已经长成了一个小大人。他聪慧好学,爱好思辨,与父亲之间的摩擦也日益增多。

    毛顺生对这个孩子的期许只是让他学成做一个算账先生,能经商,懂一点诗书,识一点做人,就完全足够了。他辗转打听到城里有米行招收学徒,便打算让毛泽东去城里学点本事。

    1910年秋天,毛泽东面临着人生最为关键的节点。若是他当年真的去了当学徒,也便没有后来的主席了。

    关键时刻,母亲文七妹悄悄找来了外甥文运昌,让他给文正莹捎了口信。

    文正莹听说毛顺生要让毛泽东停学去当学徒,立即便动身前往毛家,同行的还有自己另一个外甥王季范。

    一番说合之下,文正莹明白他们是为学费犯愁,于是提出要为毛泽东交学费。一旁的王季范也附和自己可以帮助表弟,这下才说动了毛顺生,让小毛泽东继续学业。但他附加了一个条件:毛泽东需要通过东山高小的学堂考试。

    东山高小是清末维新运动中出现的第一批新式学堂,教授的都是“洋学问”。毛泽东的表兄文运昌也在这个学堂读书,文正莹没少从他口中接触到这些新学,他认为这些新思想、新文化是能够救亡图存的。

    但毛泽东在韶山私塾沉浸旧学已久,接触的都是《幼学琼林》《三字经》《汉书》《资治通鉴》等,仅在十三四时稍微接触了《盛世危言》《校邠庐抗议》等新内容,他能顺利通过入学考试吗?这会是个不小的挑战。

    七月初,早晨吃过饭后,毛泽东便担上行李,在文运昌的陪同下来到东山学堂。

    原本考期已经过了,学堂的李堂长为毛泽东布置了一道叫《言志》的考题。

    “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从小在文正莹谆谆教诲下的毛泽东对此颇有感慨。他提起笔一气呵成,作成一篇锦绣文章。李堂长阅后大喜,破格录取了毛泽东,翌日还喜不自胜地逢其他老师便说,昨日录取了一救国才。

    就这样,更广阔的世界向毛泽东徐徐开启。从此他真正看见了外面的世界。

    在东山高小,毛泽东接触了很多维新派的文章,此后康梁体成为他沿用一生的文体,并取号“子任”。正是在这里,他开始关心社会改良与变革,开眼看世界,得知世界上还有欧美等国家,而自己的国家正在遭受列强的欺辱。

    他立下了救亡图存的志向。这一切,离不开文正莹的帮助。

    “八舅父对我有大恩”

    毛泽东的母亲身体不太好,而毛泽东在外游学,无法侍奉左右。于是他的母亲常受到外婆家的照料,她去世的身后事都是文正莹帮忙照料的。对此,毛泽东常铭记于心。

    建立井冈山根据地后,文正莹一家被列为“匪属”。军阀许克洋将文正莹抓捕后,逼迫他供出毛泽东发妻杨开慧下落。文正莹宁死不屈。后党组织发动湘乡各界为其作保,才得以将他救出。然而最终他还是落下了病根子。

    回到家后,文正莹就一病不起,不久后不幸去世。

    1937年,毛泽东才从表兄文运昌的信中得知舅父去世的消息。他十分悲痛,立即回笔提了一封长信,深深地缅怀舅父。

    经历过艰苦的战争岁月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建国后毛泽东多次邀请文正莹一家进京,他无数次动情地说:“他不仅是我知识上的启蒙老师,还教我怎么做人。他对我毛泽东是有大恩的!”

    “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的火种就这样通过一代代传递下去。星星之火,就这样燃遍整个山河。



    上一页:【轻松周末】爱德华·施特劳斯《向布拉格致意法兰西波尔卡》,全球目光聚焦维也纳.. 下一页:鲁迅读完毛泽东的一首词,给出7字评价,毛泽东得知后开怀大笑!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