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圈子信息
        圈子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6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白岩松的翻车,释放了一个社会信号
    2021-06-09 18:44:10 522
  • 收藏
  • 管理
    undefined

    长按二维码关注“产学研合作平台”

    聚焦产学研动态,传播人生智慧




    阅读本文前,请长按上方二维码点击关注“产学研合作平台”!每天分享最新商业资讯、深度好文、正能量、成功案例;时事新闻、国家大事。已有100万企业主关注,请放心关注。


    因为言论而翻车的名人越来越多,但白岩松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甚至具有符号性的意义。

     

    因为他就是一个符号性的人啊。


     

    在我小的时候,白岩松是举国最知名的几个人之一,更难得的是,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但很少有人会讨厌他,顶多就是觉得他讲话太四平八稳,因此显得无聊而已,很少见到有骂他的。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的地位和经历过于特殊。可以说,他的职业生涯,刚好就覆盖了电视媒体人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一段时期,而他又是那段时期内最重要的一个电视媒体人。

     

    在他进入《东方时空》节目之前,央视的新闻就只是事件播报而已,出现在台前的都是新闻播音员,面目都很模糊。所谓的电视新闻评论,就是1993年从他这拨人开始的,在新闻播报之外终于可以有分析评论了,电视里的人终于开始说人话,说老百姓想听的感兴趣的话了。在那之后的十几年,他始终是国家电视台最重要的新闻评论员,一直到网络时代来临,电视媒体慢慢失去昔日光辉,他依然在那个位置上。

     

    在那段时间里,白岩松这个人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他意味着“社会共识”。

     

    那个时候他说的话,可以达到一段话所能达到的最远的距离、最广的范围:上可至庙堂领导干部,下可至江湖贩夫走卒,左可至学院知识分子,右可至企业商人老板,前可至鸡皮鹤发的老者,后可至乳臭未干的孩童。

     

    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央视平台的放大效应当然是一方面,但为什么是白岩松而不是其他人呢?因为白岩松说话很有自己的一套,他就是有那个本事,让所有不同身份的人都能听得进去,而且大概率能接受,至少不会反感。

     

    白岩松有个外号叫“正确先生”,就是因为他说话永远四平八稳、滴水不漏,让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他会适度地给政府提提建议,适度地关注民间疾苦,但绝不至于触犯到红线。他会适度地来点深度思考,适度地展示一下风雅,但绝不会到让老百姓听不懂的程度。他既会鼓吹平等、正义,关怀弱势群体,又会肯定自由和市场竞争的价值,让各种政治派别都能从他身上找到亲近感。

     

    他的人生关键字,就是“平衡”。他是最高级最顶尖的高空花样走钢丝选手。就连他的业余两大兴趣爱好,摇滚乐和足球,都有效地和他在电视上那副紧锁眉头苦大仇深的样子达成了平衡,让他离正确又近了一步,可以拉拢更多的人。

     

    白岩松说他很欣赏汪峰,而这俩人又被很多脸盲患者搞混,其实我觉得白岩松和汪峰除了长得像,在事业上也挺像的。汪峰也是在摇滚音乐和大众流行之间玩平衡的走钢丝高手啊!


     

    像白岩松这样一个人尖儿,当然可以笑傲群雄。就算在群雄遍地的央视,他也没有敌手。水均益太高端,没他接地气。敬一丹太家常,没他精英范儿。崔永元太嬉皮笑脸,没他端正严肃。柴静太文艺,没他格局广阔。那时候央视主持人都被称为“国脸”,那他就是各式“国脸”的最大公约数,长期维持着极高的国民好感度。

     

    这种国民好感度一直延续到前几年,一个重要表现是,很多人会把不知道哪里看到的或者干脆是自己编的一段瞎话,假托是白岩松说的,这段话就会因此陡然成为金玉良言,身价倍增,风行网络。这种“伪白岩松语录”的出现频率,甚至要高过“伪张爱玲语录”和“伪莫言语录”,只有“伪鲁迅语录”可以与其一较高下。

     

    所以最近他忽然因为言论被骂,就让很多人猝不及防,觉得白岩松怎么变了,变得爹味十足了,无法与年轻人共情了,成为何不食肉糜的既得利益者了。他最拿手的滴水不漏平衡术哪里去了?

     

    表面上看,他这次翻车就是因为那段“不会吧”,在年轻人的困境面前一味打鸡血,无视他们的切身痛苦。

     


    这段话出自今年年初他主导的一个叫《对白》的演讲类节目,里面有个环节是大学生提问,白岩松回答,这段话就是在回答一个大学生的问题。后来被单独拎出来,就被骂上了热搜,骂到B站弹幕铺天盖地糊住整个屏幕,甚至出现不少网友自制的恶搞鬼畜视频。


     

    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白岩松也不是一天就忽然翻车的。事实上,在最近一两年,他就已经因为各种言论被质疑、被嘲讽了。

     

    比如他为“离婚冷静期”辩护:“设计这样一个冷静期,不是说要限制离婚自由,而是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冲动的、轻率的决定要离婚的念头……我觉得这一个月恰恰不是对婚姻自由的一种破坏,而是怕过于自由的草率。”


     

    在谈到“打工人”话题时,他共情的不是打工人而是老板:


     

    还有作为红十字会兼职副会长,他在武汉疫情刚爆发时替红十字会辩护辟谣,也让他挨了不少骂。

     

    伴随这一件件事,就能很明显地感觉到,曾经被大批年轻人当做精神导师的白岩松,信众正在迅速流失,年轻人越来越不吃他那一套了。

     

    捅了这么多篓子,说了这么多不合时宜的话,难道是因为白岩松年纪大了,脑子不灵了,所以才马失前蹄,晚节不保吗?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看了越多白岩松在各种场合的发言,我越觉得,白岩松其实根本没有变,他还是在尽量施展自己的那套独门平衡术。

     

    他说那段“不会吧”,看似无视年轻人的痛苦,觉得就不应该贪求房价太低,可是在另一个场合,他又说高房价带给年轻人太多压力,要创造一个对年轻人友善的社会。


     

    这两段话放在一起看,好像很矛盾,白岩松这算精神分裂吗?

     

    但是再仔细想想,联系不同场合的上下文,就能明白他的意思。那段“不会吧”的语境,是在回答年轻人的问题,那个问题是说当年轻人因为各种压力而悲观迷茫该怎么办,作为一个演讲活动,白岩松想当然地就开启了励志模式,给年轻人打鸡血,鼓励他们要努力奋斗,要不怕苦不怕累,没有奋斗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先有苦然后才能有甜……大概就是这意思吧,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只不过可能因为是现场即兴没打腹稿,表述方式没掌握好,“难道我们指望的是房价很低,不会吧”这种话听上去就会很刺耳,太像某些师长前辈在酒桌上高高在上教训年轻人了,可是这个演讲活动本质上就是年轻人把白岩松当老师向他求取人生经验的啊,这个时候说教味浓一点还算合理吧。

     

    而关于房价太高的那段话,是他在自己的新闻评论节目里,把房价和生育结合起来,当成一个社会问题来讨论的,这个时候当然就要呼吁控制房价了。

     

    所以白岩松会觉得非常无辜,在最近关于此番争论的回应里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其实我是跟骂我的人站在一起的人。当年轻人不在场的时候,当年轻人没有话语权的时候,你要拼命地替年轻人说话;但是当你面对年轻人的时候,也要去跟他们说到很多的这种困境。难道不该是一方面去为年轻人去说他们有很多的问题,要替他们去解决,另一方面年轻人自己也要去加油,这两者矛盾吗?”


     

    同样的,他虽然在这个场合共情了老板,但在另一个场合里,他也为外卖员说过话,呼吁外卖平台不要把骑手当机器。


     

    他在这个场合里为“离婚冷静期”辩护,看似对女性不利,但是在另一个场合里,他也呼吁过要正视和解决家暴问题。


     

    为什么他的这套平衡术不灵了,屡屡会翻车呢?这原因不能从白岩松身上找,而要在大环境里找。

     

    前面说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白岩松就意味着“社会共识”。那个时候,我们这个社会还是有一些共识的,虽然分歧一直存在,但大家还是希望通过沟通能达成某些最基本的共识。白岩松努力的目标,或许就是成为“社会共识”的一个信号塔。他向不同的人发射信号,然后从各个方面得到回应,信号不断叠加增强,越来越亮。

     

    但是现在,很显然,那些共识一项项都破裂了。人们基于不同身份、不同阶层、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兴趣,给自己身边建造了一层层的坚固壁垒,相互之间再也难以沟通,到了各自为营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月薪几万和月薪几千的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老人和年轻人之间,看土味短视频的和接受知识付费的之间,距离越来越远,比地球到火星之间的距离还远,无法沟通,也根本没兴趣了解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去我们说“求同存异”,人与人之间的想法本就千差万别,但只要“同”的部分是主流,而“异”的部分又不是太离谱,没有突破底线,那我都可以听听看,也不影响我们的友好关系。我们认同世界的复杂,万事万物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没必要死守非黑即白的粗暴判断,我们可以敞开心胸拥抱不同观点和想法。

     

    现在呢,人与人之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哪怕“同”的部分占了99%,只要有1%的“异”,那你就不是我们的人,那就道不同不相为谋,就要随时撕破脸闹得分崩离析。

     

    所以现在妄图讨好各方已经彻底不可能了,想全都讨好的结果就是全都得罪。现在成名的财富密码就是先站队,给自己划定一个目标受众,哪怕只占人口的1%也没关系,然后拼命讨好这1%,取悦,甚至跪舔,他们想听什么就说什么,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宁可为了他们与其他99%为敌,只要保住这1%的基本盘,你就能在市场里捞一杯羹。

     

    在这种大环境下,过去曾经为白岩松赢得声名的平衡术,现在在公众眼里就大变味了,他成了“端水大师”、“老阴阳人”、“什么话都让你说了等于什么都没说的伪君子”。

     

    很久以前王朔有本书叫《知道分子》,里面有篇文章就是损白岩松的,说他觉得白岩松自恋虚伪又做作,还说不相信电视主持人是一个独立观点的表达者,他们其实就是个“肉喇叭”。这篇文章最近被很多人传,当成王朔的先见之明。

     

    我也不否认王朔讽刺得确实有些道理,白岩松在电视上说的那些话,是很难完全当成他个人的独立表达,其中必然有各种限制,也有各种迎合。但我还是认为,白岩松的贡献是不容抹杀的,光是凝聚共识,上情下达,作为各界沟通的信号塔和中转站,他就可以在历史上记下一笔。

     

    而现在,随着白岩松这样的人慢慢退出舞台,信号塔和中转站就再也没有了,我们的共识已经片片飞散在四野和空中。

     

    我从来没有把白岩松当成精神导师,不会把他的话当金科玉律,他在各种场合说的话太多了,那么多话,又是张嘴就来,哪能句句都是真理呢?我可能会觉得他哪句说得精彩,那就笑笑,或者哪句说得差劲,那就撇撇嘴,无非如此罢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至于到愤怒的地步么?

     

    但我也能理解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愤怒,他们到底在愤怒什么。穿过表象看本质,实在是各种社会矛盾混合着群体情绪在锅里反应着已经沸腾了,盖子都要掀翻了,只要一粒小火星就可能会引爆。是谁让这锅沸腾的,大家搞不清,也抓不到,那就抓住能抓住的那颗火星吧。


    这个时候,白岩松也成为了其中一颗火星,他的信号塔生涯最后还能释放出一点信号和光芒,想必也是一种得其所哉吧。但这一切,也无非是社会失去共识的一项微小后果罢了。


    END



    上一页:别怕“被批评” 下一页:我们最长能活到150岁,新研究说的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