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信息
        社群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107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贾宝玉和林黛玉即便成了亲又能如何?
    2022-09-22 15:50:50 37
  • 收藏
  • 管理


    贾宝玉和林黛玉

    即便结了婚又如何


    文/张 麒(深圳)

    宝黛恋是迄今为止仍缠在人们嘴边的一个无休止的话题,以至人们在阅读《红楼梦》时首先要过宝黛恋爱这一关,自然把《红楼梦》当作一部言情小说来读了。

    其实,中国古代小说里描写的所谓“爱情”历来是狭隘的、肤浅的,因为中国古代社会是不开放的、封闭的,在封闭的、不开放的社会里谈爱情,那是一种寻闹腾和瞎起哄,是“不懂爱情”的窝里斗。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就是如此。

    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里,姑表亲、姨表亲比比皆是。《红楼梦》中,贾宝玉娶薛宝钗是姨表亲,要是娶了林黛玉那就是姑表亲了。姑表亲还是能让则让,实在让不了则另当别论。

    林黛玉的母亲是贾母的女儿,叫贾敏,大概三十多岁就死了,当时黛玉约摸八九岁左右的样子。父亲林如海就将她送进贾府,说是“到外婆家,随兄妹们玩。”随后不几年,自己也死了。黛玉是父母双亡,她就在贾府不出来了。这样就认识了表哥贾宝玉。

    林黛玉由于自己的家世,寄人篱下的处境,无收入或很少收入等因素,使得她对贾府和身边人的一举一动看走样了,他们的言行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林姑娘就看出另一番景象,有着另别样的思衬,久而久之,她就在众人心中落下“不合群”、“易生气”、“娇气包”等不良印象。这种不良印象,反叫她越来越娇气、越来越不合群,和这个大家族的人越来越远。她和宝玉交往时的“小心眼”、“斗气”就不多说了,和薛宝钗、王熙凤、薛姨妈他们的相处无不如此。

    笔者曾以一篇“绿豆经济学原理”来分析宝黛恋的所因所果和“不会幸福”的婚姻结局,但还是未触及到痛点。痛点就在于林黛玉的“不良心态”,这是花多少钱也调治不好的。

    那贾宝玉为何死死咬住林黛玉不放呢?除了前文所述的封闭、保守、落后的家族环境,就是那个时代的青年男女的整体不开化。当然,这种不开化是整个社会的不开化造成的。

    贾宝玉其实有过三次媒妁婚姻,张道士提的那位小姐不说了,但傅秋芳就很好。但他过于封闭,过于不相信别人,才走到自己孤芳自赏的地步。曾记得当代有一位续作者,续写了贾宝玉的婚姻,那位优雅的贾夫人正是傅秋芳。

    说到宝黛的爱情没有修成正果,是有很多人从中作梗。其实这是误会。宝黛没有结婚,不会是小人捣乱,而是有更深刻的原因。更深刻的原因是什么呢?放在《红楼梦》的背景中,只能是家族的败落。

    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时候,警幻仙子转述宁荣二公的话:“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

    这段话非常深刻。贾家的败落,最大的问题不是有几个不肖子弟,而是没有一个可以“继业”的人才。因为古代这样聚族而居的大家庭,只要有一两个出色的人才,就可以支撑亲戚本家成百上千人的繁华生活。贾家没有可以“继业”的子孙,唯一有希望的就是贾宝玉。这也是贾政与贾母对宝玉不同态度的矛盾根源:贾母始终把宝玉当成小孩子来溺爱,而贾政却早已意识到宝玉需要担负支撑家业的重任。

    宝玉的“聪明灵慧”,是他能够“继业”的先天条件。但是他“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说白了,就是志不在此——他只愿意做个“富贵闲人”,只愿意与姊妹们厮混,一点也不想“仕途经济”,不愿意接触“为官做宰”。

    要让宝玉从事他不愿意的工作,走他不愿意的人生道路,最可行的办法,就是给他一个美丽的妻子。因为以宝玉对美的渴望,显然比较容易受到美丽妻子的影响。黛玉也很美,但是黛玉除了爱情,从来不愿意要求宝玉。就是讨论“后手不接”这样严重的问题,宝玉随口回答:“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有的版本写作‘四个人’)的”。

    这样天真不知世务并且不负责任的话,黛玉也没有反驳争辩,只是转身“找宝钗说笑”去了。  像黛玉这样的妻子,不可能劝导宝玉走上“仕途经济”之路,这是一定的。再加上黛玉孱弱,对管理家务力不从心,她不会是适合的贾府媳妇。

    黛玉不合适,谁合适呢?宝钗。宝钗就是完美的宝二奶奶人选。一方面管理家务,最重要的是枕边衾里吹耳边风,“规引入正”,引导宝玉“入于正路”。这是她最重要的责任。如果贾府不败落,宝玉可以继续做他的“富贵闲人”。但是败落不可挽回,宝玉必须承担责任,他就不可能与黛玉成就婚姻。在大环境之中,个人的意愿是微不足道的。

    宝黛的爱情落空,并不需要“小人”从中作梗,因为时代的悲剧,已经足够把他们分开了。

    (作者系文化学者、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研究员)



    图片陈晓根摄

    责任编辑范建




    上一页:用考古的方式,挖出一座房子 下一页:最高法院院长董必武被彭真拿下的始末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