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信息
        社群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107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河清:丧失了审美权——中国的后羿成了卷毛洋人赫拉克勒斯
    2022-07-26 10:10:33 230
  • 收藏
  • 管理

    丧失了审美权——中国的后羿成了卷毛洋人赫拉克勒斯



    7月15日,张捷先生(微博名“张捷观察-谁是谁非任评说”)发了一个短视频“谈教育教材审美的西化与知识安全”,批评了当今中国“审美洋奴化”,危及中国的“知识安全”。他举例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门前一尊拉弓射箭的“古希腊”雕像(当时他以为是一尊古希腊神的雕像),用的是中国古人的拉弓方式。这种拉弓方式西方称之为“蒙古式开弓”,西方古代并没有,是13世纪蒙古人西征欧洲之后西方人才知道。如此将中国古人的拉弓方式,按到西方古希腊头上,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知识篡改。

    此视频一出,网上有一帮人发起围攻,对张捷先生进行各种攻击泼污,为西方辩护。还有人以为抓到了把柄,指出那件雕塑并非古希腊神,而是中国神话人物后羿,名字叫《后羿射日》,作者为魏小明……

    于是在7月21日,张捷先生又回应了一个短视频“从后羿变洋人/射艺变外族谈民族的知识安全”,再次谈了中国的“审美安全”。张捷先生非常愤怒,不知道这个雕像是中国人还好,知道这雕像是中国神话人物后羿,更不能容忍。因为这个雕像完全是一个洋人形象:卷毛头发大鼻子,裸露生殖器。后羿是中国人的祖先,我们怎么能认一个洋人是中国人的祖先?

    事实上,张捷先生最初并没有看错。这个雕塑的原型就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因为这件雕塑作品明显模仿了法国雕塑家布德尔(E.A. Bourdelle,1861-1929)作于1909年的作品《拉弓的赫拉克勒斯》(图1、图2)


    图1 布德尔《拉弓的赫拉克勒斯》(上) 
    清华艺术博物馆外雕塑《后羿射日》(下)

    图2 布德尔《拉弓的赫拉克勒斯》(背面) (上)
    清华艺术博物馆外雕塑《后羿射日》(背面) (下)


    尽管后羿和布德尔的赫拉克勒斯在姿势上小有差别,弓也不太一样(后羿用的是落后的英格兰长弓,而中国在远古就用上先进的反曲弓。弓长“张”字里的弓就是反曲弓),但这件作品对布德尔雕塑的模仿毋庸置疑。中国的后羿显得像一个卷毛裸体的洋人,无可否认!

    张捷悲哀地发现:“把中国的后羿弄成卷毛洋人形象,还有一群人支持”。的确,大量中国知识精英不仅崇拜西方文化,而且崇拜西方白人。毒教材的语文课本里就有解释矛与盾,竟然画了两个白人一人执矛一人持盾。

    在法国大革命之前的18世纪,欧洲都是崇拜中国,崇尚中国审美。“中国风”(Chinoiserie)风靡整个欧洲。从英伦到俄罗斯,到处建中国式“英国花园”(完全是中国园林理念)、中国的宝塔(伦敦邱园至今屹立中国“大塔”)、亭阁、家具和室内装饰。只是到了19世纪,欧洲在军事和科技上超越中国,兴起欧洲文化中心论和白人种族优越论,开始贬低中国。

    1805年,德国人布鲁门巴赫(J. F. Blumenbach)抛出一本《比较解剖学手册》,将人类分为五个人种:白色高加索人种、黄色蒙古人种、棕色马来人种、黑色埃塞俄比亚人种和红色美洲人种,以欧洲白人智力秉性最优秀。阴险的是,这位德国人提出“黄种人”概念时,是包藏一种贬低歧视东亚人(包括中国)的用意:黄色是一种病态、不洁的颜色,与刚刚泛起的“黄祸论”正相应合……从此,中国人的肤色开始变黄了!

    事实上,中国人的肤色从来都不是黄色的。历史上在西域人和欧洲旅行者眼中,中国人都是白皮肤。陈春晓先生《蒙古西征与伊利汗国的汉人移民》一文中有,波斯历史学者称中国人为“皮肤白皙、相貌美丽的汉人人种”。

    正是因为文化自卑,现代中国人接受了欧洲人炮制的“黄色蒙古人种”的说法,自称“黄皮肤黑头发”,可悲可哀之极!。有了“黄种人”的概念,立刻让“黄皮肤”的中国人感觉不如白种人,是二等人种,构成中国人文化自卑的重要潜因。我以为,中国人的文化自信,首先要从抛弃欧洲强加给中国人的“黄种人”之说开始。

    张捷先生说的“审美洋奴化”,确实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大问题。这也是学者边芹所指出的:由于西方长期文化和精神殖民,中国人丧失了“审美权、道义权和历史解释权”。

    丧失审美权,首先表现在艺术上。中国人相当程度上失去了判定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的标准。中国“中和雅正”的审美被看作“过时”“传统”,怪力乱神的“美国式杂耍”被看作是艺术,而且是最先进的“当代艺术”。(参见拙视频《小便池是艺术品吗?》)建筑界崇尚“楞形”(直棱直角)、硬边、非装饰的所谓“现代主义建筑”,以致中华大地到处都是这种光秃秃方盒子的“楞形建筑”,或者像北京“大裤衩”那样“媚洋求怪”的建筑。

    丧失审美权的另一个重要现象是:当今中国有一种崇尚欧洲白人相貌、以欧洲白人为美的社会心理。小女孩喜欢整容变成欧洲女孩的鼻梁和下巴。男星长一幅欧洲男人的长鼻长脸更受欢迎。屏幕上明明是中国故事,却时不时会看到男主角是一张明显欧洲男性特征的脸。中国男性阳刚勇武俊美的特征,在当今中国的视觉环境中经常是被掩盖的。邪恶的是,西方有关势力在美国驻军的日本和韩国制造了“娘炮”偶像,并将这种“娘炮”崇拜引入中国,以致大量中国的少男少女以雌化男人为美……阴毒啊!

    我一直认为,审美是被教育的,被社会文化环境所影响。今天的中国人崇尚欧洲白人相貌的审美,是被灌输、洗脑的结果。

    西方除了杜撰“黄种人”概念歧视东亚人,还曾创造一个高颧骨、八字胡、眯眯眼的傅满洲的形象来侮辱中国人。西方艺术史用可疑的“古希腊雕刻”来美化古代欧洲人(当时欧洲都没有钢铁工具,何来“古希腊建筑”和“古希腊雕刻”?参阅拙文《钢铁是中华文明第五大发明》和《人造石,人造石,人造石,埃及遗址只是横店影视城而已》)。好莱坞电影等则以视觉手段美化现代欧洲男人。再配以所谓“文化人类学”,蓄意贬低中国人“愚昧”、“狡诈”、“劣根性”……终于欧洲白人形象高大上,“丑陋的中国人”的观念,在文化自卑的中国知识精英心中广泛存在。最近曝出的丑化中国人的毒教材插图事件,可见“审美洋奴化”现象触目惊心!

    看过一篇网名“尼堪巴图鲁”写的文章《审美的政治与真相:为什么东亚男人失去了地位》:“这一百年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东亚男人依然是最帅的男人,只不过你们每一个都放弃了自己的东亚人面孔,把自己应有的地位奉献了给外国人。”东亚男人失去了令西方女人迷恋的历史地位,背后是“审美的政治”在作祟。中国人崇拜西方白人,自惭形秽,是文化自卑的恶果。如果文化自信了,中国的男人和女人就一定会恢复对自己中国人容貌特征的审美自信!

    清华艺术博物馆外的《后羿射日》雕塑,用西方白人的形象来表现中国古人,并非出于主观恶意。而可能是作者觉得欧洲白人裸体肌肉男的形象,更适合表现人体的力量,所以很自然就拿来用了。显然作者也存有一种以欧洲人体为美、为矫健的潜意识。

    另外,这件作品在艺术上明显模仿布德尔,类似现象在中国艺术界并不少见,习以为常。所以2017年底至2018年初,清华艺术博物馆举办过一次布德尔的雕塑展(图3),门外的《后羿射日》与门里的布德尔,似乎并没有给人违和感,审美西化也。


    图3 2017年11月清华艺术博物馆举办过布德尔雕塑展


    我曾在《艺术的阴谋》一书中披露,中国所谓的“当代艺术”缺乏中国性,“大多是西方‘当代艺术’的直接抄搬。有的从点子到形式都是人家的……有的是用了人家的点子,稍稍变换了点形式,或加上一点中国标签,也是明显的小偷小摸行为,不是自家本事。”前几年,还曾曝出一位中国画家长期剽窃一位比利时画家的事例……

    尽管《后羿射日》的作者还是一位比较优秀的雕塑家,但如此直接“借鉴”布德尔的作品,用西方赫拉克勒斯的形象来表现中国人的神话先祖后羿,终究不合适,不可取。

    张捷先生眼光敏锐地点出其中的“审美洋奴化”现象,确实应当引起国家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推荐阅读





    作者的相关文章:


    河清:考察希腊观感——造假手法无底线

    河清:答北大郭女博士 ——兼叙西医祖宗是“中国的儿子”

    河清:编者序 | 《欧洲文明史察疑》




    上一页:王赓武: 中国与东南亚上千年文化互动, 仍有许多值得深思之处 下一页:余孽已死几年,遗毒至今未除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