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信息
        社群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68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千亿女烟王”落马背后:情夫的陷阱
    2022-06-21 18:21:08 137
  • 收藏
  • 管理

    今日推荐阅读2022电子烟行业报告


    来源:风声岛


    2020年10月30日,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卢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同一天,卢平的老下属,原湖南中烟后勤服务部主任曹莉芳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


    曹莉芳在2014年就已经退休,她与卢平的工作交集长达24年。


    报道可谓平地一声惊雷,让很多人难以置信。


    被查这年,卢平59岁,还差一年就可以光荣退休。


    这位曾经的“千亿企业女掌门”,后半辈子将只能在监狱中度过。


    曾几何时,这位“烟草女王”将原本名不经传的长沙卷烟厂,打造成广为人知的湖南中烟,令人赞叹不已。


    在中国烟草行业版图中,素有“一云二沪三湘”的说法,即云南第一,上海第二,湖南第三。


    湖南中烟旗下的“白沙”和“芙蓉王”更是享誉全国的烟草品牌。


    可以说,无论营收还是品牌影响力,营收近千亿的湘烟都是无可争议的头部企业。


    亲手缔造了湘烟奇迹的卢平从一名普通女工,到呼风唤雨的一代国企掌门人,可谓是光环加身,曾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十大女杰”等称号。


    可让人唏嘘的是,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国企负责人,最后却晚节不保,锒铛入狱。


    2022年1月27日,在反腐电视专题片《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中,61岁的卢平再次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却已满头白发,风光不再。


    此时,卢平已是震动整个烟草界的腐败大案的反面典型。


    根据片中介绍,卢平涉嫌收受贿赂4.13亿元,挪用公款1.35亿元,为建国以来全国烟草系统和湖南地区职务犯罪案件涉案金额之最。


    卢平落马后,也有人拍手称快,表示早该有这一天了。


    根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报道,2016年开始,就不断有人举报卢平假公济私,帮助情人林坚伟在长沙卷烟厂及湖南中烟多个项目中谋取巨额利益。

    可惜的是,这些举报并没能让卢平收手,反而因为掌舵湖南中烟期间,湖南中烟企业利税、总资产扶摇直上,她变得肆无忌惮。


    在专题片中,卢平落泪忏悔:“在这20年中间,实际上就是在无形的牢笼里边,只是在10月27日被关进了有形的牢笼里面而已。”


    面对自己种种不法行为,她其实也很害怕。


    她回忆:“当时刘海燕(原长沙卷烟厂工会主席)被抓的那天晚上,我吓得不敢回家。因为我的犯罪历程,从长沙卷烟厂就开始了。”


    确实,卢平最初的起步与沦陷,都是从长沙卷烟厂开始。


    1961年,卢平出生于湖南长沙,她是位地地道道的湘妹子。


    14岁时,刚上初中的她便来到农村插队落户,吃尽了苦头,可也磨练了自己的意志。


    1978年,17 岁的卢平因为招工,进入长沙卷烟厂,成为了一名挡车工人。


    卢平生性要强,不甘心一辈子做工人,便在业余时间努力自学文化,被调岗担任统计员、仓储核算员。


    卢平身高1米7,比不少男同事都要高,站在一起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大伙便亲切地喊她“高妹”。


    那时的卢平不仅工作积极主动,更乐于助人,许多人都很喜欢这位开朗活泼的姑娘。


    就连她当年的班组长都觉得“这妹子有点本事,早晚有机会闯出来”。


    话虽这么说,可成天笑嘻嘻的“高妹”心里还是有些慌,因为处于省会的烟厂效益远不如常德卷烟厂。


    自家产的“岳麓山”被职工戏称为“岳麓堆”,意思是这款香烟堆积如山,根本卖不动。


    卢平心里清楚,俗话说“大河无水,小河干”,厂子效益不好,自己身为职工也肯定没啥发展前途。


    想归想,可自己只是个普通工人,再着急也没用。


    1984年,为了提高长沙卷烟厂的效益,上级调来了一位新领导肖寿松。


    肖寿松至今为烟厂职工所称道,他没有任何官架子,但是脾气火爆。



    可以深夜打电话把一个副厂长骂哭,也因为自己迟到,便主动罚自己在厂门口站了一下午。


    也正是由于性格强悍,肖寿松曾主动去上级部门“要官” 。


    因为他发现湖南充斥外地烟,使得本地烟销售不利,便主动向上级部门自荐,兼任了湖南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大力清理湖南省内的外地烟。


    肖寿松担任厂长期间,时常在烟厂转,也因此发现了工作认真负责,口碑也极好的卢平。


    通过几次观察,卢平工作时的豪爽劲以及勤奋好学的精神打动了肖寿松,将其提拔为组织科科长。


    肖寿松对卢平说:“我这次给你的机会,希望你能抓住,要在这个位置上干出一番业绩,千万不能让我失望。”


    卢平也很激动,向肖寿松保证,自己绝不会辜负厂里对她的期望。

    组织科长主管人事,是任何单位都十分重要的岗位。年轻的卢平能被新厂长青睐,确实让很多人颇感意外。


    不过,新岗位上的卢平如鱼得水,不仅有厂长的关照,自己也肯下功夫钻研业务,让所有人都觉得肖寿松没选错人。


    她做组织科长时,规定所有人作报告,字数只能在一页纸内;肖寿松看中的人,她能第一时间将对方的全部信息呈送,并做出完整的考察计划。


    当时长沙卷烟厂正在抓紧研发“白沙”香烟,卢平安排研发、生产等人员全部到位,每个细节都考虑周到,无需肖寿松操心。


    厂里,只要肖寿松在人事上有什么想法,卢平立即领会并落实到位。


    如此贴心的下属自然让肖寿松十分满意,也有意继续提拔卢平。



    1990年,29岁的卢平在肖寿松的力荐下,成为卷烟厂的党委副书记,不到三十岁便跨入国营企业的高层。


    2年后,在肖寿松的强势领导和卢平的有效配合下,“白沙”成为长沙卷烟厂的拳头产品,更成为湖南省烟草市场的主导品牌。


    在企业管理上,卢平继续推行自己的“简单管理”的原则。


    在她提出的“一页纸汇报”的理念上,厂里制作了一批表格,分为“题目、问题、方案、机遇、风险、结论”几栏,只有“审批”栏空着,留给卢平和肖寿松做批示。


    也有人表示质疑,如此简单的一页纸能真正把那些复杂问题都说清楚么?

    不过,这些不合时宜的论调统统被厂长肖寿松驳斥了回去。


    1994年,眼看长沙烟厂的“白沙”抢走了自己的风头,老对手常德烟厂坐不住了。


    他们花费重金聘请专家,买巴西进口的高级烟草,用最高档的国际品牌香精,研发出了著名的“芙蓉王” 。


    “芙蓉王”是此时当之无愧的“烟草贵族”,其中,“芙蓉王”(黄盖)每包售价23元,而芙蓉王(钻石/硬蓝)更是每包超过110 元,买一条就是上千元。

    要知道,此时中国人平均月工资还不到500元!


    贵有贵的好处,“芙蓉王” 打破了国内高档香烟缺乏的局面,受到烟草界的追捧,常德卷烟厂随即拿下全国13 个省市的购销合同。


    不过,广大烟民还是更中意口感好,价格便宜的“白沙”。


    由于性价比高,“白沙”在畅销全国的同时,还顺利出口到海外。


    1996年,“白沙”出口创汇额突破一亿美元,长沙卷烟厂一举成为全国知名香烟企业。


    滞销已久的长沙本土香烟销量大增,肖寿松也迎来长沙卷烟厂的高光时刻。


    同时,由于工作出色,加上肖寿松有意栽培,连省里的大领导都知道了卢平的存在。


    当时湖南省委书记来烟厂视察,会议室里堆满了各种好烟,满屋子烟雾缭绕。


    省委书记转身看到卢平,笑着说:“咱可别把小姑娘呛着了。”


    肖寿松赶紧回道:“没事,小卢也吸烟,她品烟的功夫可比很多男同志都强。”


    省委书记一听,饶有兴趣递过去一支烟让卢平品鉴。


    这事传出后,却成了“卢平厉害,省里领导都给卢平递烟抽”。


    这桩不经意的小事不断发酵后,很多人对年轻的卢书记不敢再小看,卢平的工作更加得心应手。


    1998年,肖寿松光荣退休,37岁的卢平众望所归地坐上了长沙卷烟厂厂长的位置。


    当上厂长后,卢平立即表示,自己不鼓励加班加点,只要能够做出成绩,谁都能得到相应的报酬和奖励。


    这种务实态度极大鼓舞了职工们的积极性,长沙烟厂当年销售额便达到63.5亿元。


    也是这年开始,卢平身边多了一位长相帅气的商人,林坚伟。


    林坚伟算是个儒商,举止优雅,谈吐不俗,在一次私人聚会中深深吸引了卢平。


    而她的沉沦也就此开始。



    卢平此时虽说贵为国企的“一把手”,可她毕竟还不到四十多岁,也是个感情细腻的女人。


    平时由于身居高位,所有人对她都毕恭毕敬,内心其实十分寂寞。


    家庭生活早已是按部就班的节奏,周围更难有任何令她感觉惊喜的事情出现。


    林坚伟就是通过与卢平的接触,敏锐地捕捉到她内心的这份孤寂。


    作为走南闯北的商人,林坚伟很清楚卢平需要的是一个不把她当领导看,而是当正常女人来哄的男人。


    借助日常吃饭、送礼物,不断嘘寒问暖,林坚伟博得了卢平的好感。


    日子久了,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俩人逐渐发展成情人关系。


    既然是商人,自然利益当头。


    于是,林坚伟不断向卢平吹“枕头风”,暗示她要为自己,更为彼此将来考虑。


    反复几次后,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卢平彻底沦陷,同意帮林坚伟做点事。

    而林坚伟早就盯上了长沙卷烟厂的香烟印刷包装业务。


    此时,烟厂的印刷是由其控股的金沙利公司来负责,烟厂效益蒸蒸日上时,金沙利也是财源广进。


    卢平悄悄找到当时金沙利公司的老总翁广松,暗示其将19%的股权转给情人林坚伟。


    翁广松自然很抵触,百般推托。


    见翁广松不松口,卢平索性把话挑明:“你不转让也可以,那之后长沙卷烟厂的业务,我们就换人吧。”


    2000年,在卢平的步步紧逼下,翁广松只能妥协,以几乎白送的价格转让了19% 的股权给林坚伟。



    当年金沙利公司年终审计评估总资产为4.5亿元,净资产为2.2 亿元,19%的股权就意味着每年至少超过4200万元落入林坚伟和卢平的腰包。


    这点钱也并没让林坚伟满意,他继续暗示卢平,既然为国家做了这么多贡献,多少也得为自己捞点好处。


    卢平也被说得心动,开始伙同林坚伟继续“薅国家羊毛”。


    林坚伟成为了卢平的代理人,一人在明一人在暗,不断疯狂敛财。


    卢平与林坚伟在一起时,仅为其挪用公款就超过1.35亿元。


    躲在幕后的卢平也深知“闷声发大财”的道理,非但捞钱捞得隐蔽,做人也极其低调。


    面对各方面的邀请,卢平提出自己“不参加任何社会应酬活动,不具体负责突发事件,不具体抓业务” 的三不原则。


    长沙卷烟厂当时赞助了大量商业活动,很多人都希望她能出席。


    可她几乎从不出现在任何商业活动现场,只在正式会议或者领导视察时才偶尔露面;甚至,她还组建了一个20人的心腹团队,专门替自己出席各种商业活动。


    为了提升品牌知名度,卢平很舍得花钱,企业不仅花费数百万请广告策划专家叶茂中打造了“鹤舞白沙、我心飞翔”的广告语,还斥资600万,赞助了张家界飞越天门洞的大型飞行表演活动,大力宣传品牌飞翔文化。


    自然,这其中款项的去向,有不少又落入到林坚伟的腰包。


    不过,“白沙”和“飞翔”两个词语还是成功印刻在烟民心中,迅速提升了品牌形象。



    面对“到处乱飞”的白沙烟,常德卷烟厂很不爽,在市场上编排起“能力差,抽白沙;能力强,芙蓉王”的段子。


    卢平听后十分恼火,针锋相对地推出了30元一包的“白沙金世纪”,直接与“芙蓉王”较上劲。


    常德卷烟厂也不甘示弱,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营销大战。


    很长一段时间,“白沙”与“芙蓉王”硝烟不断,打得不可开交。


    两个烟草品牌彼此混战的同时,也进一步增强了自身影响力,让湖南烟草知名度蹭蹭上了几个台阶。


    最终,还是卢平的长沙卷烟厂略胜一筹。


    2005年,“白沙” 销量突破150万箱,连续4年实现单品牌产销量全国第一;“芙蓉王”的销量当时只有139.43万箱。


    这年,44岁的卢平当选为第五届“中国十大女杰” 之一,已是中国烟草行业人人仰慕的“烟草女王”,而她刻意的低调更给自己塑造了务实的人设。



    在很多人眼里,她没有与员工有过任何经济往来,更从没安插过亲朋好友进入烟草行业。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看似啥事不管的她,却始终大权在握,周围也全是她信任的人。


    这是因为卢平在人事安排中的“独创”办法:所有管理层每两年就会先免职再重新竞聘上岗;同时,她设立了一个“中层候补岗”,可以享受中层待遇但没有实职,他们主要任务就是监督其他人,一旦某个中层被免,他们就能递补上去。


    这种人事管理和考核实在太“妙”,整个管理层不仅战战兢兢,还得时刻保持着对她的忠心才有可能保住职位。


    而卢平的权力也几乎都是为情人林坚伟“开绿灯”所用。


    就在林坚伟拿下金沙利股权不久,他介绍了弘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卢德之与卢平认识。


    林坚伟向卢平介绍卢德之,是为了强调这位朋友在资本市场和金融圈有着广泛资源。


    有了林坚伟这层关系,卢平也将卢德之视为自己人,私下做了不少权钱交易。


    可这点钱怎么能让两位“有心人”满足,他们开始怂恿卢平挪用公款进行金融投资。


    2002年,在卢德之的鼓吹下,卢平擅自安排长沙卷烟厂购买6亿余元国债,后因对方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2亿元资金至今无法承兑变现。


    钱没了就没了,卢平更关心自己的前途如何。



    当时烟草行业为了厘清内部管理和销售,将三合一体制地区的烟草专卖局、烟草公司、卷烟生产企业的管理与销售逐步分开,掀起“工商分离”的改革热潮。


    2003年5月,湖南中烟工业公司成立,卢平任长沙卷烟厂厂长的同时,兼任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党组成员。


    湖南中烟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则由原岳阳市市长周昌贡担任。


    周昌贡并非烟草行业出身,因此对卢平十分客气。


    卢平和周昌贡接触几次后,很快就摸清楚了这家伙也是个“爱吃腥的猫”,投其所好“喂饱”了这位领导。


    本来,卢平在与周昌贡搭档后,几乎将这个腐败且外行的领导指挥得团团转,可随着常德卷烟厂进入湖南中烟后,局势变得微妙起来。


    为了平衡彼此权力,也为了实现烟草行业整合,上级随即将卢平与常德卷烟厂的负责人同时调任湖南中烟副总经理,并免去各自的厂长职务。


    两位竞争对手屁股是坐在了一条板凳上,可却各怀心思,使得湖南烟草的整合之路走得非常艰难。


    与此同时,即便离开了长沙卷烟厂,卢平余威依在,任何人事安排还得她点头才能通过。


    2013年9月,周昌贡退休,53岁的卢平与其搭档7年后,最终接任湖南中烟“一把手”职务。



    而那位同为竞争者的原常德卷烟厂的副总,被调至外省任职。


    不过,没等卢平高兴多久,同年年底,刚退休3个月的周昌贡被双规,原因是涉嫌下属郭汉华的“受贿窝案”。


    一年后,湖南烟草先后有14人被立案侦查,被检方定性为“系列贿赂犯罪案” 。


    面对曾经的领导和下属不断“落马”,卢平内心也很慌。


    可在林坚伟的安慰下,卢平非但没有及时收手,反而贪欲更强。


    大权独揽的卢平在湖南中烟也一如既往地“低调”,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宣传报道个人,迷惑了很多人。


    可等她遇到情人的事情,就装不下去了。



    2015年,湖南中烟公司为一项价值8亿元的印刷项目公开招标。


    最后中标单位是一家四川印刷公司,此前从未与湖南中烟公司有过任何合作,也并非行业内的专业公司。


    有人很快就发现,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正是卢平的情人林坚伟。


    当时,林坚伟的身份在整个湖南烟草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甚至在长沙卷烟厂,很多人都知道林坚伟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从那时起,不断有烟草行业的职工开始举报卢平,有关部门也曾暗示过她。


    不过,沉迷在爱情和事业巅峰的她,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站在悬崖边上。


    不仅如此,当好姐妹,时任长沙卷烟厂副厂长和湖南中烟后勤服务中心主任的曹莉芳因为受贿和拿回扣被人举报时,她立即出面摆平此事。


    卢平与曹莉芳都是当年的长沙卷烟厂职工,很早就相识,私交很不错。


    曹莉芳之所以能坐上高位,也得益于老姐妹的重用和提拔。


    让好友坐到领导位置,也是卢平的精心安排,为的是帮林坚伟争取更多印刷、物资供应的业务。


    再精致的妆,最终都要卸掉。


    2020年10月27日,卢平落得与前任周昌贡一样的结局。


    自始至终,卢平几乎所有的贪腐行为,都与情人林坚伟有关。



    最后面对镜头忏悔时,卢平坚持表示:“林坚伟从未做过任何事情,我只不过是骨子里就是一个坏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得以释放,遇见了他,我才有做自己的机会。”


    也不知她在为爱情迷失自我时,有没有想过,那位林先生到底是图她权力带来的丰厚利益,还是真的一心一意怀着爱意?


    如果真有爱意,又何必让她最终沦为阶下囚?


    这位被卢平视若珍宝的“情人”,在她接受调查后已经失联,估计也在相关调查之中。


    有意思的是,卢平在忏悔时,很多次用“坏小孩”来形容自己。


    在解释自己为何有贪念时,她就说: “我觉得我骨子里有一种玩世不恭的坏小孩,老是跑出来兴风作浪”。


    不得不说,年过6旬的卢平居然用如此“天真”的口吻为自己辩解,实在很难令人相信,这曾是行业内那个杀伐决断,令无数人仰视的“烟草女王”。


    也不奇怪,著名作家高尔基曾说:“人们是形形色色的,没有整个是黑的,也没有整个是白的。好的和坏的在他们身上搅在一起了。”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或许都藏着一个“好小孩”,同时也藏着一个“坏小孩”,这正是人性的复杂之处。



    相信当年那个勤勤恳恳,爽朗大方的“高妹”,应该是个“好小孩”;在被领导赏识提拔,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的“卢科长”“卢书记”,也应该是个“好小孩”。


    可在她位高权重,自以为找到真爱,被情欲和贪婪蒙住双眼时,她内心的“坏小孩”就溜了出来,忘记了当初对组织和老领导的承诺。


    2019年,老领导肖寿松因病去世,长沙卷烟厂的老职工自发前去送别。


    那天,从不出席此类场合的卢平却早早来到现场,在周围老同事的议论中一言不发。


    卢平其实已经知道组织上正在调查她,早就惶惶不安。


    不知道追悼会现场的她,是否想起当年老厂长对自己的殷切期望,又是否想起自己无忧无虑时发出的爽朗笑声?


    在她的忏悔中,她曾说: “天下守法度者最快活。我走到这一步,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满足身边人的私欲。”


    说得好!


    可守法度者,就必须看管好骨子里的那个“坏小孩”。


    信念如磐,清廉似水,为官者更应谨记!


    ——END——

    行研君墙裂推荐干货↓↓↓

    点击这里,800000+份报告免费下载!


    上一页:爆了!上海三亚几乎全价!部分只剩公务舱!落地排长队,酒店开涨!吉祥东航急调787等大飞机拉客!上海终于0.. 下一页:上海解封后,这三个老人的真实经历,每个人都该看看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