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社群信息
        社群信息
    • 圈主:管理员
    • 粉丝:1 人
    • 人气:57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微信:cxyinfo
    • 地址:天元区天台路209号
    夏衍与申冤昆曲《十五贯》成街谈巷​议
    2022-05-13 09:37:31 23
  • 收藏
  • 管理


    夏衍与申冤昆曲《十五贯》

     

    文/曾子墨

     

    1954年11月,夏衍被任命为文化部副部长,分管电影与外事。


    这年春节,一曲被传唱了六百多年的昆曲《十五贯》,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再现于舞台,轰动杭州,也轰动上海。一时成街谈巷议。


    正在上海的中宣部部长陆定一看了戏后,决定让《十五贯》进京,在北京《十五贯》连演46场,观众达到7万人之多,出现了“满城争说十五贯”的盛况。


    “新侨会议”上,周恩来总理的讲话再一次点燃了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夏衍更是洋洋千言给大家鼓劲,他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电影创作,号召导演自己动手改剧本。


    由于太了解江青在上海的底细,夏衍在文革期间遭到公开批斗,腿被打断,在狱中用火柴在手纸上写下“不白之冤”交给女儿。

     

    《十五贯》是一出创作于清初的昆剧传统剧目,剧中主人公因“十五贯”钱而遭受冤案,知府况钟监斩时发现其中有冤情,重申此案,最终拿获了真凶。

     

    当时,中国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运动,办案当中也发生了斗争面过宽和主观武断、不重视证据的情况。

     

    原人民日报社文艺部主任袁鹰回忆说:周恩来总理听到这个事(是不是他看过这个戏我不清楚)。他觉得应该让司法、公安部门去看这个戏,至少你在判案的时候不要那么轻易,不要主观。要学那个况钟,一支笔三起三落,认真办案。

     

    快下班的时候,袁鹰接到一个记者的电话,转达夏衍的意思,总理讲的很重要,你们赶紧发篇文章配合一下。袁鹰马上写了一个评论。

     

    和夏衍很熟的袁鹰经常去夏公的家里。他说,写完稿子,他去夏家,推门进去,夏公正在那儿请几个老朋友在家里吃饭,“几个朋友我也认识。有几个是从上海来。夏公一看我来,就说,正好你也来喝点酒。”我说我现在来不及喝酒,主要有一篇文章请夏公看一看。”夏公马上就看,那边的饭桌上,那些人还在喝酒。看完以后,他改了几个字说:"你跟总编辑讲,今天周总理讲话了,周总理讲话不是简单地表扬一个戏,作为领导人他有他的用意,因为现在正是办案当中,有很多这种主观主义的东西。"

     

    这篇评论中引用了总理的讲话,夏衍还很具体地交代袁鹰,要通过新华社得到总理讲话的原稿。

     

    袁鹰回忆道:第二天见报,评论的题目是《从“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谈起》,从一出戏写一篇评论,在当时,是《人民日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十五贯》给文化界带来了“百花齐放”的春风。夏衍开始大力组织不同题材的电影创作。他一边当副部长,一边还坚持剧本创作。


    当时,为了纪念鲁迅逝世二十周年,夏衍接受北影厂的嘱托,改编鲁迅小说《祝福》,这是他上任副部长后的第一部作品。


    此后,他又改编了茅盾的小说《林家铺子》,陶承的回忆录《我的一家》和小说《红岩》。从1956年到1962年是夏衍电影写作的第二个高峰。

     

    夏衍之女沈宁说:我父亲晚上睡得很晚,主要是看文件,他工作效率特别高,做事特别快,他在晚上把公文都批了,都看了,要不就晚上看戏,或看电影去,这种审看,是他的工作。

     

    有一张摄于1961年的照片,周恩来握着于蓝的手,对在场的电影工作者说,她演了一个好妈妈,而这位“好妈妈”就是电影《革命家庭》里的角色。


    于蓝饰演的母亲周莲,1959年北影厂厂长汪洋,拿着水华导演,根据《我的一家》改编的剧本初稿找到夏衍,希望他完成修改。

     

    于蓝是当时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她说:康生当时看了《革命家庭》后说,这个人我怎么不知道,我就是在上海领导地下党的,我怎么不知道他啊。


    于蓝说,“那你不知道的党员多了。”就因为康生说不知道,就判定这个人是假的,是冒充的,是炫耀自己的,宣传自己的。


    实际上不是这样。那时,周总理跟邓大姐就知道,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在革命中牺牲的烈士。

     

    最终,夏衍将《我的一家》改编成电影剧本《革命家庭》,遭到时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康生的再次阻挠。他对夏衍说,电影剧本歌颂的是错误路线,片子拍成了我也不看。

     

    于蓝说,夏衍就说,我们这个党史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说,即使是在错误路线的时期,为党牺牲的人,我们也应该记住他们,学习他们那种勇敢为人民事业,为党的事业奉献自己的这种精神。


    为此,夏衍一点也没动摇。夏衍确实很了不起。他是我们北影一些人的精神导师。尤其我,张水华、汪洋都特别敬重夏衍同志,什么事情都向他请教。

     

    《革命家庭》公映后,这位革命的好妈妈感动了所有的观众。夏衍、水华联袂荣获首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编剧奖。于蓝荣获第二届莫斯科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草青编后】

    各位朋友:终于又见面了!可能您会感到奇怪,是什么原因停更一周?可以说,不是草青的原因。今天,北京有好几处地方解封,《都壹见》也在晚上解封了。如同走出室内走到大自然的环境一样,确实感到轻松自由。朋友,以后如遇失联,可点另一公众号《健谭论》以续前缘。

    令人难忘的是,在失联的一周,仍见有执着的粉丝关注并打赏,实深铭感。有这样的朋友,足矣。谢谢大家。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草青


    欢迎扫码关注









    健谭论

    文艺语丝的另一个公众平台

    以媒体人的视角评论时事与生活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

    谢谢支持        



    如您喜欢此文,烦请转发分享





    上一页:生命匆匆,请善待自己... 下一页:歌德为什么在遗嘱中写下“给我更多的灯吧”
    全部评论(0)